主页 > 分类家电 >自废货币 8 年继续崩溃,辛巴威美元大短缺陷危机 >

自废货币 8 年继续崩溃,辛巴威美元大短缺陷危机

2020-08-01  点赞294   浏览量:389
自废货币 8 年继续崩溃,辛巴威美元大短缺陷危机

辛巴威 2009 年货币崩溃,超大面额纸币沦为国际笑谈及收藏家精品,最后只好宣布全面废除货币,改採「美元化」货币政策。然而即使如此,仍然救不了辛巴威的经济,在基本经济结构受到政府政策严重扭曲下,美元年年流失,至今已经严重短缺,造成整个辛巴威经济体有窒息休克危机。

辛巴威国内生产力严重不足,出口不振,但超商民生用品有 60% 都仰赖进口,穆加比的独裁大政府体系又从经济体中不断抽血餵养自己,因此无生产力的人却能一直消费,这是美元必定流失的致命伤。过去穆加比政府滥印钞票发给独裁政府与攀附其上的体系,导致辛巴威币超级贬值到一文不值。废除辛巴威币后,问题没有解决,辛巴威只是改成因为外汇流失而动弹不得。

当辛巴威政府无法取得足够的美元发给薪资或支应其他支出,又重新打起滥印钞票的老路,2016 年底发行宣称与美元等值的债券钞,辛巴威人暱称为「债美元」(bollars)。很显然,国外绝不会接受,小商店虽然勉强接受,但若以债美元购物,要收加价 30%~40%,2017 年 9 月底加价更提高到 50%。人民不只对债美元没有信心,对存在银行帐户的数位化美元帐户,暱称为「辛美元」(zollar),也一样毫无信心,害怕辛巴威央行没有美元或黄金储备就凭空窜改创造辛美元。

在这种忧虑下,美元现钞最受欢迎,尤其大额 100 美元钞,比起存在银行提不出来的美元转帐汇款,用美元现钞支付可享受 10%~20% 优惠。随着人民对央行信心降低,价差幅度提高,2017 年 9 月底,辛巴威央行以大笔债美元向一家小型矿业公司购买黄金,以提升黄金储备,但当这一大笔债美元流入市面,23 日,街头解读为辛巴威央行也已用罄美元,不得不用债美元在黑市收购美元,才会流出如此多债美元。消息一出,辛美元跟着暴跌,100 美元现钞一度可兑换 185 辛美元,之后降回 160,10 月初再降回 145。

美元现钞几乎很少出现,辛巴威中央银行管制每天每帐户只能提取 50 美元,但银行自己的限制更严苛,只能提取 20 美元,银行也不再补充 ATM 的美元,要提款只能到银行临柜领取,提款民众大排长龙,绕了银行一圈又一圈,而分行的美元,1 小时之内就会提取一空。市面的美元现钞正大量消失,在辛巴威连锁超商 Spar Zimbabwe,每天营业的现金流在 2016 年时还有 60% 是美元现钞,2017 年大降到仅剩 2%,估计辛巴威本来于 2009 年美元化时市面有 6 亿美元流通,如今只剩下半数的 3 亿美元。

辛巴威政府意图透过高压手段来维繫货币权威,派出大量警察取缔黑市交易,并把黑市交易的刑责提高到 10 年,但是杀头的生意有人做,黑市仍然继续运作。另一方面,辛巴威人也急着将辛美元转换为任何可以保值的商品,从汽车到房地产,甚至买股票也好,以免到头来辛美元惨遭归零,这使辛巴威股市于 2017 年 9 月在经济危机下竟然逆势上涨 77%。

美元极度短缺下,进口商无法进口商品,使物价又开始蠢蠢欲动,进口商品价格上涨 6 成,且还在加速,200 公克雀巢即溶咖啡包 2017 年 9 月要价 9 美元,10 月已经涨价到 14 美元;南非进口的食用油、麦片、奶油一週内暴涨 30%。许多企业因为欠缺美元,想到改以实物支付薪资,一开始「以物易物」似乎是个好主意,但是很快企业就发现,由于美元短缺带来的高度通货膨胀,手上的现金连买食物都不够,或是根本买不到食物;由于无法进口取得物资,结果连「以物易物」也行不通。

保护主义+敌对外资让辛巴威经济雪上加霜

辛巴威也无法透过外国直接投资来取得急需的外汇,这一切都要「归功」于穆加比盲目愚昧的保护主义。2008 年时,穆加比制定本土化政策,规定所有投资辛巴威的外资公司,规模 50 万美元以上者,都必须转让 51% 股权给辛巴威本国人,在这种自认为保护国家,实际上只是一厢情愿荒唐可笑的制度下,外资对辛巴威投资意愿低落。2016 年辛巴威财政部长对此自杀式的愚昧法令与本土化部长掀起大辩论,穆加比被迫澄清本土化政策,但至今却尚未修法。

2008 年也标誌着辛巴威的另一个重大衰败。辛科钢铁(ZiscoSteel)因财务困难倒闭,从此辛巴威必须进口钢铁,使每年对南非等国产生数百万美元贸易逆差,并损失 3,500 人的就业机会。辛科钢铁倒闭之前,2006 年政府曾尝试将辛科钢铁出售给印度全球钢铁控股公司(Global Steel Holdings)失败,2008 年倒闭后,2011 年又尝试出售给印度爱萨钢铁(Essar Steel)。因政府一切都想插手,各部门又内部互斗,使爱萨集团一走了之;2017 年 8 月,辛巴威宣布出售辛科钢铁给中国富力地产,却又是空穴来风。

辛巴威的直接外资投资在环境恶化下,每年持续衰退,2014 年尚有 5.45 亿美元,2015 年衰退到 4.21 亿美元,2016 年再降至 3.19 亿美元。辛巴威每年核准 10 亿美元规模外资投资,但在政府敌对外资的气氛下,实际实现的投资额远少于核准额。辛巴威极度短缺美元的情况下,外资投资每年还缩减 1 亿美元,不啻是雪上加霜。

美元短缺造成的严重通货紧缩使许多辛巴威国内企业不支倒地,2011~2014 年共有 4,610 家辛巴威企业倒闭,减少 55,543 个就业机会。如今辛巴威政府不得不改变鄙陋的反商与保护主义,希望改革,改善投资环境,降低经商困难程度,更想规划自由经济区,但政策不稳定让所有政策的吸引效果都大打折扣。

辛巴威政府如今负债 75%,积欠非洲发展银行 6.42 亿美元、世界银行 14 亿美元、欧洲投资银行 2.94 亿美元。由于积欠贷款未偿,已无法再向国际组织取得新贷款,2016 年政府预算赤字 14 亿美元,2017 年预期政府收入不到 35 亿美元,开支却高达 60 亿美元,也就是赤字将大幅扩大到 25 亿美元;即时总额清算(Real-Time Gross Settlement,RTGS)应储备 40%~50% 现钞,也仅有 25%。一切都正在崩溃。

美元化无法解决辛巴威的经济问题,于是又有学者提出接受最大贸易伙伴邻国南非的南非币为官方货币。事实上,接不接纳哪国货币已不是重点,而是辛巴威政府若继续以政府本身与其攀附的体系为重,不断想吸取国家资源挹注到这些无生产力部门,扼杀有生产力部门的资源,国家一定会陷入危机,不管使用哪种货币为交易媒介,本身没有生产力与外国交易,就是没办法换得外国商品。

辛巴威体系无效的最明显例子就是国营事业。在大政府主义下,政府官营事业竟然佔 GDP 14%,商业国营企业也佔 7.5%,这些国营事业多年来成为贪污腐败、安插人事、管理不当的温床,更肩负众多政治上的错误决策,年年亏损,许多都已濒临破产,需要全盘改革,但穆加比却视而不见。

总统任期 vs. 国家寿命?

由于情势严峻,穆加比 2017 年 10 月初内阁改组,却是换掉与国际货币组织(IMF)和世界银行较有共识的财政部长,因为财政部长忠言逆耳,难以期待这样的内阁改组有何效果。

受害最惨的当然还是人民。民以食为天,辛巴威因货币不足面临严重的肥料短缺,辛巴威央行宣布与非洲进出口银行取得 1.56 亿美元融资,以购买肥料等重要原物料,其中 5,600 万美元用于肥料,辛巴威肥料厂表示将进口原物料自製肥料,然而即使如此要供应 2018 年夏季种植的 40 万吨肥料需求,进口肥料原料的外汇总计需 1.2 亿美元,还短缺 6,000 多万美元,目前全国库存仅有 10 万吨,加上通路的 10 万吨。肥料问题近年来已造成辛巴威农产大减,又是造成进口需求的元兇之一。

几家欢乐几家愁,在辛巴威一切都濒临瓦解时,还是有人可发国难财,金矿企业是其中之一。由于辛巴威急需黄金来换外汇,金矿成为辛巴威最优先的产业,加拿大喀里多尼亚矿业可说苦尽甘来,先前受到本土化政策,所开发的毯金矿区(Blanket gold mine)51% 股权由辛巴威本地持股,喀里多尼亚矿业只能持股 49%,2009 年时还一度关闭,重新开採后,辛巴威电力不稳又让开採遇上麻烦,喀里多尼亚矿业只得再投资 40 万美元购买稳定电压装置,但如今达到最高产量,2017 年第三季产出 14,389 盎司,每年为辛巴威经济带来约 7,000 万美元外汇,成为辛巴威政府全力支持配合的重要金脉。

啤酒业也发了点国难财,在万物俱缺,经济崩溃的灰暗日子,老百姓反而更借酒浇愁。安布英博集团(AB InBev)旗下的三角洲公司(Delta Corporation)2017 年上半年窖藏啤酒(lager beer)销售量提升 11%,销售金额则提升 2%。三角洲是辛巴威最大酒厂,同时是最大无酒精饮料厂,如今成为辛巴威股市市值最高的一档股票。但是这样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还能过多久?

长期独裁并祭出诸多反商政策恶整经济的穆加比,如今已 93 岁高龄,近年病痛越来越多。前次修宪后规定总统限任 2 届但不溯及既往,因此依宪法他可担任总统至 99 岁。辛巴威的未来就看是穆加比的生命先到终点,还是穆加比的总统任期先到终点,又或是,整个辛巴威先走到终点。

相关阅读